下午5点,打卡阅读

更快洞察海外资产配置新风向

━━━━━━

中国已从过去的“企业走出去时代”转变为“个人全球配置时代”。据胡润财富报告预计,到2020年中国可投资资产大于600万人民币的家庭将达到346万户,其可投资金融资产将占据中国整体个人财富的半壁江山。与此同时,更多的高净值人士已经关注时代的风口,先走一步,开始拥抱全球资产配置的时代。

什么样的人需要全球资产配置?

有投资能力和投资需求的家庭,都可以将资产的一部分进行全球资产配置。从投资的角度来说,绝大部分中国人的资产和风险都集中在人民币,因此分散一部分资金在非人民币的资产中,是抵抗风险的有效手段。

在进行资本投资(包括一级市场私募股权,二级市场股票,债券,对冲基金等)前,投资主体应该满足以下条件:

1)有充足的现金流。每个月扣除必须的家庭消费后,有较为稳定的结余。

2)净资产为正。有充分的储蓄,对无法预期的意外事件(比如被公司裁员)有一定的抗风险能力。

为什么要进行全球资产配置?

早在上世纪60年代,哈里·马科维茨(Harry Markowitz)就提出“现代资产组合理论 - Modern Portfolio”,告诉理性投资者应该用分散投资来优化他们的投资组合。他曾分析了11个国家股市的历史收益数据,得出国际化分散投资可以优化投资组合收益,后来他获得了诺贝尔经济学奖。

现代资产组合理论:

该理论认为,投资组合能降低非系统性风险,一个投资组合是由组成的各证券及其权重所确定,选择不相关的证券应是构建投资组合的目标。它在传统投资回报的基础上第一次提出了风险的概念,认为风险而不是回报,是整个投资过程的重心,并提出了投资组合的优化方法。

全球资产配置优于单一国家市场配置,这已经被无数学术研究、行业实践所证实。

从1991年初到2017年底,中国上海证券交易所综合股票指数的平均年化收益率是14.20%,如果单看平均年化收益率,中国的股票市场还不错。

但值得注意的是,中国股票市场的波动率高达55.67%,对比相对更加成熟的美国标普指数,波动率仅为14.03%。而且,上交所综指在过去26年里的最大回撤高达-75.42%。 

如果投资者将全部资金全数投入中国股票市场,就要做好坚强的心里准备。虽然中国股市有机会受惠于中国较为强劲的经济增长,但单一市场投资,特别是投资单一新兴市场,仍会令投资者面临相当高的风险。

假如投资者不巧刚好在高位买入股票,比如在07年股市泡沫爆破前几个月买入,那么在接下来一年内,所有持有的股票资产会缩水75%。一年跌回2000年左右的水平。从下图可以看到,从那次回撤的最低点到刚过的2017年,经过了10年的调整之后,上证综指依旧还没回到当初的水平。

举这个例子是想说明单一市场波动率大。如果投资者将资产的一部分配置于美国股市,或者发达国家市场,会怎样呢?

如果投资者将一半资产投在中国股票,而腾出另一半资金投入到美国标普指数上,那么我们的年化平均收益不但没降低,还略增加了些(14.92%)。而且我们的波动率大幅降低到29.43%。最大回撤也降低了。

因此,全球资产配置的原因概括来说就是:

1)市场有效性原则

尽量在多个市场进行多元分散,能够在保持投资回报的前提下降低投资风险。

2)市场难以预测

投资者很难准确地预测,在接下来的若干年中(比如10年),哪个国家,哪个资产类型的投资回报会更好。

全球资产配置主要是为了分散风险,把鸡蛋放在不同的篮子里,得到一个相对来说低风险的投资回报。

全球资产配置有什么好处?

一、满足国内高净值人士资产配置结构性转型需求

与发达国家相比,业内专家总结了中国家庭资产配置的四大特点:

首先是整体配置中,房产占比过大,金融资产占比低,比如美国家庭房地产占比27%,中国家庭占到68%,北京、上海则高达85%;

再是金融资产中,储蓄占比较高,而国外家庭仅为5%以内;  

第三是保险意识整体不强,尽管近几年有所提升,但仍更多依赖社保而非家庭配置补充的商业保险等;  

最后是对于复杂的金融产品,缺乏专业性的认知,股票及相关产品接触多。

根据智研咨询发布数据来看,截至2017年,个人可投资金融资产142万亿元人民币,2007-2017年间增速达 年均20%,高净值近人群从39万增长至244万,其可投资资产从11万亿元增至63万亿元。高净值人群越来越多,同时也越来越追求资产配置的科学化与合理化。他们不再提心吊胆于日趋严格的国内房地产市场的监管,而是转向追求更加自由、更加成熟的海外市场。

二、寻求更高的稳定性与相对较高的收益率

大多数投资人想必还在对08年的经济危机印象深刻,很多国家楼市、股市等被绑定在一起,走向暴跌。金融危机一旦出现,既是无法轻易扭转,但是却是可以通过全球性资产配置避免单一市场风险。

三、有交易需求与其他需求

日益增长的高净值客户不完全拘泥于掘金本土,更有的将眼光放到了全国市场,而全球资产配置对于他们而言,可能本就是一种自然而言的选择。另外,对于一些如果有出国、留学、移民等需求,全国资产配置则是非常必要的。

根据最新的统计,全球个人金融资产境外投资(跨境+离岸)占总体可投资金融资产比例对于很多国家和地区的高净值用户,都已经达到了20%以上,而在中国却只有4.8%。这意味着,在中国的高净值人士平均只把自己总资产的不到5%投入海外,和国际水平差距巨大。

因此从与发达国家海外资产配置比例上的差距来说,中国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。

单单将鸡蛋配置好几个篮子是不够的,遇见动荡,这些篮子都将一荣俱荣一损俱损,将几个篮子与鸡蛋配置到全球的资产配置市场中十分必要。在此我们并不是吹捧外国市场多么好,仅仅是因为聪明人的眼光与格局不仅仅局限于单一的市场中。